首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党史宣传 | 党史人物 | 沂蒙组织史 | 沂蒙精神 | 红色资源 | 沂蒙印记 | 党史文库 | 沂蒙党史馆 |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沂蒙印记>>正文

历史的伟大功绩

2014年07月01日 10:21 

刘 瑞 龙

山东人民支援解放战争的历史功绩,同全国人民一样,是十分伟大的,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却一直印象很深。当年山东人民一切为了前线的动人情景,恍如昨日,激荡胸怀。

山东人民大规模的支前工作,是从一九四六年鲁南战役开始的,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战争规模的扩大,支前的任务、组织领导和组织形式也都相应地发生了变化。起初,我们沿用抗日战争时期的支前方法支援解放战争,虽然起了一些作用,但由于组织领导不够集中统一,组织形式不够科学,出现了被动、忙乱的局面。鲁南战役后,为适应大规模运动战和歼灭战的要求,我们逐步建立健全了全省各级支前机构。一九四七年初,成立了山东省支前委员会,由郭子化同志担任主任,我和冯平、朱则民、梁竹航同志为副主任。各地、县、区也都相应地建立了支前组织,加强了统一领导,有力地支援了鲁南、莱芜、孟良崮、南麻、临朐、潍县等战役。济南战役后,全国性的战略反攻开始了,为支援大军南下,中共中央华东局决定前方成立华东支前司令部,由傅秋涛同志任司令员,后方成立了支前办事处,由郭子化同志任主任,负责与支前司令部联系,并从山东调集了四千多名脱产干部,率领着数百万民工和民兵开赴前线,远征淮海、江南,直达舟山群岛,为支援全国解放做出了重大贡献。回顾这段斗争历史,使我深深地感到,英雄的山东人民在支援解放战争中有三个显著的特点:

全力支前

所谓全力支前,就是说,把一切能够用来支援解放军、支援前线的人力、物力、财力都用上了。当时,山东人民是在小农经济、手工业生产的基础上,以分散落后的农村经济,支援着高度集中、现代化战争的。结果,小米加步枪战胜了飞机大炮,打败了被美帝国主义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反动派,创造了战争史上罕见的奇观。一九四六年十二月,蒋介石调整重兵,对苏北和鲁南发动了疯狂的全面进攻,人民自卫战争不仅在鲁南打,苏北也在打,革命战争迫切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支援。虽然山东经济惨遭日本侵略军的严重破坏,加之严重的自然灾害,人民生活非常贫困,但英雄的山东人民却把支援自卫战争当作自己的崇高职责,他们节衣缩食,勒紧肚皮,既保证了鲁南战役的供应,又支援了华中地区作战,除将大量的粮食、柴草送到陇海路以南,还支援了华中一部分担架队。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山东人民支前的规模越来越大,并逐渐总结出一套适应战争需要的支前经验。莱芜战役时,山东支前工作已大大前进了一步,组织了山东支前委员会,并设立前方办事处随军行动,及时调拨民工、粮食和各种作战物资,充分发挥了支前工作的主动性。因此,在后来的孟良崮战役中,虽然时间紧迫,支前民工空前众多,但组织工作做得却非常好。当时随军行动的一线民兵达七万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从火线上把伤员及时抢运到战地临时包扎所,二线民工十五万人,临时民工二十五万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运送伤员和运输枪枝弹药。正是因为有了人民群众这样有力的支援,我军才获得了歼灭敌人王牌、整编第七十四师的伟大胜利。在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中,山东各战略区已连成了一片,支前的规模就更大了,人民群众支前的积极性更加高涨,涌现出了千千万万个全力以赴、一切为了前线的事例。例如,当我们抗击敌人进攻的时候,有的群众拆了自己的房子,让出桌椅用具,帮助我们解决交通和构筑工事的需要。再如,当我们的汽车过不了河的时候,群众就把自己的大车往水里一推,上面铺上木板杂草,汽车就稳稳当当地开过去了。为确保战备物资的运输,人民群众真正做到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孟良崮战役中,沂南县组织了临(沂)蒙(阴)公路两侧的一万多群众,冒着连绵阴雨,苦战了三个昼夜,抢修公路一百余里,石桥、木桥四十多座。特别激动人心的是,老根据地人民抢架火线桥的故事。那是在孟良崮战役的第二天,通往战场的木桥被敌机炸断,后方部队的辎重武器过不了河,前方的伤员运不下来。在这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时刻,附近的群众自动组织起来,他们不畏艰险,不怕牺牲,杀树木、拆门板,连夜架起了一座浮桥。由于水深浪急,桥面不稳定,行走困难,架桥的群众便纷纷跳入水中,双手抱着桥墩,肩膀抗着桥板,形成了一座人桥。就这样,一批批枪枝弹药从桥上运往前线,一批批伤病员从桥上运到后方。等战争胜利结束后,部队的首长和同志们听到“以人架桥支援战争”的事迹后,无不感动得热泪盈眶。据不完全的统计,山东人民在三年的解放战争中有七百万人参加了支前行列,将八亿五千万斤粮食及大量的作战物资运到前线,保证了战争的一切需要。

全面支前

所谓全面支前,就是说战争的需要是多方面的,山东人民也就从各方面支援前线,并作出了重大贡献。首先,部队要吃饭,打仗要弹药,因此,运送粮食弹药是头等任务,而山东人民确实做到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莱芜战役前的形势是,敌人从南北两面对我军合围,我们也曾准备和敌人在鲁南决战,粮食弹药、担架也都向南集结。后来,华东野战军前线指挥部根据敌情的变化,决定转变战役方向,先打北边的李仙洲,大部队突然由南向北开进。随着部队行军方向的改变,支前的队伍也必须迅速跟上,支前队伍追赶着部队日夜兼程向北挺进,当我军在莱芜把敌人合围时,支前大军也赶上来了。战役打响后,由于情况紧急,部队做饭来不及,山东人民就提供了大量熟食,烙出了各种煎饼支援前线,有小米的,玉米的,还有酸煎饼(莱芜人民习惯吃的一种干粮),保证了我们部队无论处于任何情况下作战,都能吃饱饭。淮海战役中,费县辛庄的群众,听说部队要从村中经过,几天内就磨好白面一万多斤,集中烧柴三千斤,做成了各种熟食,保证了部队吃饱喝足。蒙阴县李家楼妇女组,轮班推碾;两天内就碾小米两千五百多斤,全县十一天就碾米四十九万一千多斤。

其次,打仗必然有伤员,能否把他们及时抢救下来,是关系到部队士气稳定的大问题。为此,山东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在硝烟滚滚的阵地上勇敢地抢救伤员,在转运伤员的路上,不怕苦不怕累,精心照料伤员,有的人口对口地给伤员吸痰,有的人用自己的吃饭小瓢给伤员接屎接尿,有的人甚至为了掩护伤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鲁南担架团一营四连的十二副担架,参加了上海战役,他们在营教导员刘道生带领下,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从前线到包扎所十八里路,一天一夜就运送了九趟。当伤员们感动地问他们累不累时,担架队员们响亮地回答;“不怕苦,不怕累,抢下一个伤员,就多一份革命力量。”胶东担架团,在运送伤员的路上,遇到了敌机的疯狂扫射,排长曹星一和民工李良爱,立即放下担架,伏在伤员身上,用身体掩护伤员,并说:“打死我,也不能再让你受伤。”为了激励大家爱护伤员,他们还写了许多诗歌,我记得有这样一首:

咱们抬伤员,

照顾要周全,

同志们杀敌在前线,

流血流汗为了咱。

咱们不怕劳累不怕死,

日夜运转不停闲。

另外,打了胜仗还有许多俘虏需要押送,民兵们主动勇敢地承担了这项工作。在押送过程中,民兵们表现了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和高度的阶级觉悟。有些被俘的国民党官兵,妄图用金钱收买民兵,遭到了严词拒绝。胶东民工团一营,押送了三千二百名战俘,有个俘虏送给民工孙乐胜同志四个金戒指,三块现洋,两支钢笔,他不但拒不收礼,还把这个俘虏教育了一番,他说;“你看错了人,俺是老根据地的群众,不象你们那样贪财图利。”这个俘虏惊奇地问:“你们都是些老百姓,不为钱,不为利,出来为什么?”孙乐胜回答说;“为什么,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这件事在俘虏中影响很大,有的说:“咱们这边当官的,都比不上人家那边的普通老百姓,无怪八路军天天打胜仗。”也有的说:“咱没到过解放区,看到民工都这么伟大,就能知道解放区里更了不起啦。”再者,部队作战大量减员,需要及时补充兵源。为此,山东人民热烈响应党提出的“到前线去,到主力部队去”的伟大号召,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参军的动人事迹随处可见。大批地方武装荣升主力,开赴前线,英勇杀敌。在三年解放战争中,山东人民先后发动了四次大的参军运动,送出了五十八万九千余名优秀子弟参了军,使华东野战军愈战愈强。与此同时,根据地的人民群众还夜以继日地赶做军衣军鞋,保证战士的需要。特别感人的是,有些七、八十岁的老大娘,戴着花镜,含着深情,千针万线,做出一双又一双的军鞋,一身又一身的军装。总之,部队的一切需要,山东人民都满足了。回忆当时的情景,真是前方后方构成了一幅伟大的图画,各个方面,各条战线,都进行着火热的战斗。

全程支援

所谓全程支前,就是说,山东人民在战争中发扬了革命到底的精神,不仅支援了内线作战的苏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还支援了外线作战的睢杞战役、洛阳战役、淮海战役。一九四八年,山东全境解放后,英雄的山东人民并不为自己家乡的解放而满足,他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决心做到解放军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推起小车下江南,扛起担架上前线,继续支援了渡江战役、上海战役,进军浙江、福建,直到解放大陆。这时,山东人民的支前已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长达一年、两年。胶东有个姓唐的农民,顶风冒雪,随军转战,内线作战时支援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外线作战时支援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他带了根在旧社会讨饭用的小竹棍,每到一地就在上面刻上地名,支前结束时,上面刻满了山东、江苏、安徽三个省八十八个城镇和乡村的名字。这根小竹棍至今保存在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内,它不是普通的里程记录,而是千百万英雄的山东人民全程支前的有力见证。

在支前过程中,山东民工除胜利完成了火线抢救伤员、运送粮食弹药、看押俘虏等工作外,还积极帮助部队和当地政府开辟新区工作。例如,我南下大军到达浙江肖县时,虽已占领了县城,但城外多为匪特所控制,大部队因急于追歼穷寇,来不及剿匪,我支前民工就集中了一个团的兵力,向威胁群众最大的一股土匪——陆子铨部发动包围清剿,迅速灭匪一个中队,其余全部被摧垮,许多散匪缴械投降,不仅稳定了全县的局势,而且成为我们新的支前基地。与此同时,另外几个随军担架团也分别在绍兴、皖南、赣东北等地区,不断围歼匪徒,收缴地主武装。仅在赣东北罗平县就收缴匪特长短枪一千多支,轻重机枪十八挺,还有六○炮两门,这对安定社会秩序,开辟新区工作起了重要作用。

在这里我想引用几个数字,说明山东人民支前的重大成绩。据统计,在各大战役中,远离家乡一个月到一年以上的民工、民兵就有六百零二万一千多人,其中随军常备民工、民兵就有一百五十四万多人。仅就济南、淮海、渡江和长山群岛诸战役不完全统计,就动用大小车十九万九千多辆,其中随军小车五千五百多辆。仅就济南、淮海、京沪三大战役统计,就出粮四亿六千多万斤。仅据淮海、京沪两大战役四十三个民工团的统计,就运粮一千五百多万斤,被服十五万多件,弹药一亿八千多斤,运送伤员十二万多名。仅就淮海、渡江两大战役十七个民工团统计,就看押俘虏十万多人。

山东人民所以能发挥这样大的力量支援解放战争直到最后胜利,最根本的原因,是党中央、毛主席战略方针的正确,是毛主席人民战争的思想深入人心,当人民把战争的最高目标和自身的最大利益联系起来的时候,就充分认识到共产党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只有打败蒋介石,才能翻身得解放,支援前线是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因此,就能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战争中去。另外,华东局、华野前委、以及后来的总前委,对支前工作高度重视,抓得很紧、很细,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开始,直接指挥我们在前线搞支前工作的是华野前委,后来是总前委。一九四八年底,在徐州召开的支前工作联席会上,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同志亲自写信,批准了会议决议,保证了支前工作的顺利进行。同时,华东局、华野前委、总前委,还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精神,实事求是的确定了支前工作的指导思想;充分估计了人民群众的觉悟程度和可能条件;把人力、物力、财力科学地组织起来,建立了严格地节约民力、节约粮食的制度,做到有计划地调度和合理地使用;坚持自力更生,以战养战,耕战互助,公私两利,一面打仗,一面建设的原则;把土改、生产、支前有机地结合起来。因此,人民的积极性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了,使山东解放区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回顾过去,对照现在,战争年代的那种革命精神多么可贵!那时候,生活那样艰苦,环境那样恶劣,可是,广大人民群众紧密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一心一意跟党走,全力以赴为前线,为早日打败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不知疲倦地战斗。这种不图名、不为利的忘我精神,勤勤恳恳的实干精神,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决心,在大干四化的今天仍然需要。当前,我们一定要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方针,继承和发扬战争年代的革命精神,为振兴中华,建设现代化的、高度民主的、高度文明的社会主义强国,为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而努力奋斗。

(选自《忆沂蒙》)

关闭

中共临沂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市政府网站群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39-8727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