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党史宣传 | 党史人物 | 沂蒙组织史 | 沂蒙精神 | 红色资源 | 沂蒙印记 | 党史文库 | 沂蒙党史馆 |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沂蒙印记>>正文

真正的铜墙铁壁

2014年07月01日 10:49 

 粟 裕

临沂地区的同志.约我写一篇解放战争时期在他们那个地区作战的回忆录。回顾三十几年前,华东战场的形势发展和作战胜利,我不禁想起山东人民群众对解放战争的全力支援。那些可亲可敬的父老乡亲,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那些军民相依,鱼水情深的动人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激荡胸怀。

有着光荣革命传统和高度政治觉悟的山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对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对山东人民一直怀着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感激。

一九四六年六月底,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撕毁了停战协定,发动了全国规模的反革命战争,妄图在三至六个月内,侵吞解放区,消灭解放军。华东地区,南连京沪,北近平津,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我华中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为打击敌人十分嚣张的反革命气焰,掩护部队的战略展开和解放区转入战时状态,提高和鼓舞我军士气,尽可能多地歼灭来犯之敌,于同年七月中旬至九月,在华东解放区前沿的江苏泰兴、如皋、海安地区,胜利地进行了苏中战役,歼敌五万余人。之后,北撤山东,与山东野战军会师。

华东野战军北撤山东与山东野战军会师,是为了进一步集中优势兵力,在解放区内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地机动作战,以更多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它标志着战争由解放区前沿向纵深、由较小规模向更大规模的发展。这时,不少同志对这一发展的重大意义,一时还不能完全理解。而且,原华中野战军的指战员多数是苏中子弟兵,要他们在刚刚打了胜仗之后,就撤离自己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过的土地,使养育自己的人民群众遭受国民党军队带来的可以想见的灾难,思想上的弯子一时也不容易完全转过来。加之由苏中到山东,环境和生活习惯的变化,使许多同志思想情绪上有所动荡。所以,解决普遍存在着的这些问题,是巩固和提高战斗力的关键,是部队政治思想工作的一个中心任务。当时,部队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干部,向广大战士进行了大量的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同时,山东的党、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特别是华中野战军进入山东后驻扎的临沂地区的人民群众,在天寒地冻的严冬季节,给部队以热烈的欢迎和无微不至的亲切关怀、照顾,那种深情厚谊、鱼水之情,使全体指战员感到无比的温暖。临沂地区的人民,宁肯自己吃糠,吃地瓜叶,甚至以树叶、野菜充饥,也要把用小麦、玉米、小米、高梁做的煎饼送给部队。宿营时,有的群众把刚结婚的新房也腾给我们住,妇救会、“识字班”的妇女到各班去问寒问暖.抢着缝洗衣服、鞋袜;许多老大娘把自己赖以换取油盐的鸡蛋拿出来,甚至杀了老母鸡,送给部队的伤病员。山东人民在战争中组成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车轮滚滚,担架如林,前送粮弹,后运伤员,放哨带路,看押俘虏……他们是那样地坚强勇敢,不怕困难,奋不顾身,竭尽全力地支援人民子弟兵。他们对蒋介石有着刻骨的阶级仇恨,要求我们部队多打胜仗,多消灭敌人,保卫解放区,扩大解放区,解放还在苦难火海中的人民。他们这种坚定鲜明的阶级立场,崇高炽烈的革命感情,使华中野战军的同志受到了生动而实际的教育。对部队的思想转弯,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人民对子弟兵的热爱、关怀,始终是鼓舞部队前进的巨大力量。

一九四七年一月,陈毅同志主持召开了鲁南会议,遵照中央的指示,华东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统一整编为华东野战军。

这时,山东已成为敌人进攻的主要方向之—,他们在这里使用的兵力多达六十二个旅,约五十余万人。华东战区一系列重大战役大都是在山东境内进行的。当时,我解放区处于被分割的状态。各解放区必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解决战争的一切需要。除了武器弹药主要取之于敌外,其它一切都要依靠人民群众。华东野战军,连同地方党政机关共约三十多万人。山东人民不仅要担负这三十多万人衣食住用的物资供应,还要担负起战争的巨大消耗。那时的山东解放区只有十二万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积,二千六百多万人口,大部分城镇和铁路交通线又被敌人占据,抗日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军破坏的经济,还没有得到恢复,广大农民少吃缺穿,生活极为贫困。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英雄的山东人民始终以无私无畏的革命气概,勇敢地承担起了支援连续进行的、大规模战争的重担。

在中共中央华东局的直接领导下,山东的党和人民政府,贯彻执行“一面打仗,一面建设”的方针,积极发展战时经济,把解放区的人力、物力、财力科学地调动和组织起来,既照顾到军队的需要,又注意到人民负担的可能性,实行“耕战互助”、“以战养战”,把土改、生产、支前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特别是较好地解决了解放区经济的主要支柱——粮食问题,为支援战争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山东的党、政府和人民,在蒋介石发动军事进攻的前夕,就积极贯彻执行中央的指示,把抗日战争时期实行的“减租减息”政策,改为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土改运动是一场解决广大农民根本利益的伟大革命,反映了中国农民上百年来的愿望。几百万亩土地回到了农民手中,大大地调动了他们的革命积极性和生产热情。他们第一次在自己分到的土地上,精耕细作,努力生产。虽然还是分散落后的小农经济,但是摆脱了封建生产关系的桎梏,生产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土改的胜利为战争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前线战争的胜利,又保卫了土改的胜利果实。翻身农民是战争重担的主要承担者。蒋介石的疯狂进攻,使千百万翻身农民,从切身利害中更深刻地体验到解放战争的正义性质,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和战争的胜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把对战争的支援看作是义不容辞的光荣责任。“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战争胜利”,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响亮口号。尽管是在遭受敌人摧残,自然灾害严重,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生活极端艰苦的情况下,山东广大翻身农民却自觉自愿地为革命节衣缩食、茹苦含辛,甚至不惜毁家破产,承担着战争对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消耗,全心全意地爱护军队,支援前线,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神圣的人民解放战争。

华东野战军经过一年的内线作战,连续进行了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等战役,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战争进入到第二年,为彻底粉碎蒋介石妄图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以进一步破坏和消耗解放区人力物力的反革命战略方针,我军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的指示,以主力打到外线,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在外线大量歼敌。同时,以—部主力和广大地方部队继续留在内线作战,歼灭内线敌人,收复失地。华东战场上的战争越打越大,而且打的大都是硬仗、恶仗,我军有了较大的伤亡,部队减员。因此,补充兵员的任务十分繁重、艰巨。

为保证华东野战军有充足的兵员,山东解放区的党和政府,在领导人民进行土改、复查、反霸斗争的基础上、结合蒋介石疯狂进攻解放区残酷杀害人民的现实,深入开展反蒋诉苦、庆祝翻身和土地还家等活动,号召人民群众“到前线去,到主力去”。千百万翻身农民把参军当作一项最光荣的任务,争先恐后、积极报名,涌现出许许多多“父母送子”、“妻子送郎”、“兄弟相争”,“村干带头”的动人事例。他们说:“穷人挨冻受饿,就是因为没有土地,有地没人保.还是不牢靠。”有一家农民,两个儿子争着参军,互不相让.只得开家庭会解决。他们在参军大会上说:“国民党害了咱,共产党救了咱,没有解放军,上哪捞胜利?咱不参军谁参军?”还有个农民,战争开始时,送大儿子参了军,后来又送来了二儿子,为打败蒋介石,他还要把三儿子送来。胶东莱阳县赤山区,一千名民兵集体参军,编为—个营,加入了主力,成为当时闻名胶东的“赤山营”。淄川县当时只有四十余万人,土改复查后,一次扩军一个团,两千余人补进了主力。仅一九四七年一年间,就有二十九万五千余名翻身农民的优秀子弟光荣入伍。在战争中,我军还补充了大量解放战士。翻身农民的优秀子弟,作为人民军队的主体和骨干,对把解放战士教育改造成为人民而战的革命军人,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在三年的解放战争中,山东人民共发动了四次大的参军运动,送出了五十八万九千余名优秀子弟参军。他们象千百条小溪流渠,汇成了奔腾万里的大江长河,源远流长,滚滚向前,使华东野战军越打越多,越战越强。有这样的人民,还有什么敌人不可以战胜呢?

在解放战争中,山东的民兵和地方武装,发扬了他们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光荣传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谱写了野战军、地方军和广大民兵三结合武装力量体制巨大威力的新篇章。一九四六年底,我军进行鲁南战役前夕,鲁南三军分区地方武装在郯城县码头、新村一线,沿沂河东岸进行防御,保证了北上主力侧翼安全,维护了华中、山东境内的交通线。一支支民兵爆炸队,深入到兰陵、邳县,峄县、台儿庄等边沿区,在敌人经常出没的河边、路旁,直至据点周围,大摆地雷阵,袭扰、杀伤敌人,迟滞敌人的行动。鲁中沂南县高、金飞行爆炸队,从博山调至鲁南后,转战于锄头林、兰陵、洪山等地,四次用地雷阻击了二十六倍于自己的敌人,圆满完成了任务。在广大民兵、地方武装的积极配合下,我军于一九四七年一月,取得了鲁南战役的重大胜利,歼敌五万三千余人。

鲁南战役后,蒋介石判断我华东野战军在苏北、鲁南连续作战,“伤亡重大,不堪再战”,临沂又是山东解放区首府,我必固守。遂在陇海、胶济、津浦三线集结了二十三个整编师,三十一万余人,企图在鲁南与我决战。我华东野战军根据敌我情况,遵照中央军委指示,果断改变诱歼南线之敌的方案,出敌不意,挥戈北上,先打莱芜的李仙洲。此时,地方武装进逼兖州,大造欲攻兖州的声势。并在运河上架桥,制造西渡黄河与晋冀鲁豫野战军会合的假象,迷惑欺骗敌人,使其判断错误,保证了我主力部队隐蔽开进。战役打响后,山东的党和政府组织了一百二十个子弟兵团,村村布雷,节节阻击,日夜袭敌,积极配合主力作战,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胶济线两侧的广大民兵和地方武装,一夜之间将坊子至兰村二百余公里的铁路完全破坏。莱芜县委组织十万余民兵,对铁路连续七夜大破袭,敌人白天修,他们夜间扒,完全切断了敌人的交通线,使敌人前进不得,后退无路,联络中断,咫尺不能相援,成了瓮中之鳖,为主力部队分割歼敌创造了条件,为保证战役胜利赢得了时间。

民兵,虽然不能像野战军那样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战和阵地战,但是,他们却是野战军的得力助手。有了这个得力助手,就使野战军如虎添翼,要打就打,要走就走,在运动中选定有利战机和战场,集中优势兵力,歼敌有生力量。一九四七年秋,国民党大举进攻胶东时,胶东就有三百多个民兵爆炸营、队,配合坚持内线作战的二、七、九纵开展阵前爆炸,迫使敌人付出惨重代价,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爬行似的到达烟台,占领了几座空城。孟良崮战役后,敌人经过四十天的休整,再次以三十二个旅,二十四万人的兵力,向山东解放区进攻。为配合主力安全转入外线作战,鲁中军区监护营—连,在蒙阴县方圆只有—千多平方米的岱崮山顶上,凭借着险要的地形,依靠人民的支援和民兵的积极配合.坚持了四十二个昼夜。他们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忍受着疾病和伤口溃烂的折磨,以惊人的革命毅力,主动派小股部队下崮打击敌人,炸毁了敌人的弹药库和车辆,烧毁了敌人的粮食和被服,搞掉了敌人的一个师供给所,有力地牵制了敌人。这个连队,战后被鲁中军区授予“岱崮英雄连”的光荣称号。

一九四七年秋,华东野战军大部主力挺进中原转入外线作战后,国民党加紧了对胶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当时,在整个鲁南地区坚持敌后斗争的都是地方武装和广大民兵。他们有时分散作战,有时集中作战,担负着围困打击敌人,孤立据点,歼灭匪特、土顽、还乡团,保卫生产和巩固后方的重大任务。英雄的鲁南赵镈县民兵和地方武装,在我军主力撤出后,坚持斗争十个月,粉碎了敌人多次清剿、扫荡,与敌作战千余次。消灭瓦解残匪、土顽四千五百余人,一九四七年底便收复了失陷的全部地区。沂南县委组织几十个村的民兵进行联防作战,在沂河一线百公里长的边沿区,开展“万雷区”活动,阻止了土顽及还乡团的进犯,保证了秋收秋种顺利进行。鲁中区民兵和地方武装,全力以赴,围剿残匪,七天之内收复了临朐、蒙阴、沂源、莱芜之间纵横三百余里的敌伪统治区,打通了蒙山区和沂山区的联系。我主力部队回来后,如同走进了温暖的家门,为部队休整,准备再战,提供了良好的条件。除此之外,他们还担负了警卫桥梁、看守公路、电线、仓库、以及站岗、放哨,守护战利品、押送俘虏,打扫战场、捕捉逃敌等繁重的战勤任务。—九四八年秋,我军攻克济南后,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副司令牟中珩,伪山东省党部主任委员庞镜塘等人,化装潜逃。但是,不久我们就接到报告,这三个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和要员,虽然侥幸逃出济南,还是分别在寿光县、胶县和滕县被勇敢机智的民兵捉住了。人民战争是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这是一条真理。

三年解放战争中,我民兵在山东战场上歼敌二百四十五万七千余人,其中,民兵和地方武装直接歼敌灭匪即达六十九万余人。在野战军获取的巨大战绩中,也都包含着山东、华东解放区以及其他地区的民兵、武装力量和全体人民群众的不可磨灭的功勋。

我国革命战争发展到解放战争时期,已经是大兵团作战。战场范围广,参战兵力多,战役规模大,机动性强。要取得胜利,需要有雄厚的后勤支援力量。当时华东野战军本身的后勤力量有限.衣食住用及许多战勤工作几乎全靠人民群众来承担。在三年解放战争中,山东人民有七百多万人参加了支前行列,将八亿五千多万斤粮食及巨量的作战物资运达前方,保证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使我数十万华东野战军,在大兵团运动作战中,有了可靠的物资保障。鲁南战役后,我军原拟在南线继续歼敌,庞大数量的支前物资都已运往南线。由于敌情变化,我军为抓住有利战机,大量歼敌,决定改变作战部署,主力部队突然迅速北上围歼李仙洲。当时,我们最为担心的是粮草、弹药等能否及时转移。在这个长达三百五十多华里的战场上,几乎全靠人挑,畜驮、独轮小车,要把数以亿万公斤计算的弹药物资运往前线,困难是很大的。但是,英雄的山东支前群众,毅然掉转方向,随军北上,以顽强的意志,高度的智慧和艰苦卓绝的行动,长途跋涉,翻山越岭,风餐露宿,昼夜不停,将急需的粮弹和各种物资,及时转运到北线,从而有力地保证了莱芜战役的胜利。一九四七年秋天,为解决我转入外线作战部队的冬装,华东野战军领导同志要后勤部门,在十月前务使前方战士都穿上棉衣。但原在滨海地区做好的棉衣,无法运到,后勤部门的同志带着这一紧急任务,来到惠民地区。那里的地方党、政府和人民群众听说要为子弟兵赶做棉衣,全力以赴,组织人员调集布匹,棉花和生产工具,日夜赶制,有的群众甚至把自己棉衣、棉被中的棉花取出来,絮在指战员的棉军装里边。在物质条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提前完成了赶做棉衣的任务。

山东人民对战争的伟大支援,在淮海战役中,表现得更为突出。淮海战役是华东野战军同中原野战军的联合作战。参战兵力达六十万人,作战地域,东起海州,西止商邱,北起临城,南达淮河,参战部队加支前民工每日需粮数百万斤。加之气候寒冷,供应线长,运输不便。因此,粮食的供应,就成为淮海战役能否取胜的一个重要关键。为此,毛泽东同志一再指示我们,必须统筹解决全军连同民工一百三十万人三至五个月的口粮,以及弹药、草料和伤员的治疗等问题。华东局发出了“全力以赴,支援前线”的指示,提出了“解放军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的口号,组成了华东支前委员会,进一步加强了对支前工作的统一领导。山东人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省吃俭用,保证了部队用粮。鲁中有个区,预征二百万斤粮食,群众却提前两天征粮一千二百三十万斤,超出原计划六倍。解放不久的济南市宝丰面粉厂全体职工,以主人翁的姿态积极抢修机器,夜以继日地生产,产量提高一倍,为前方突击生产面粉一千二百万斤。在整个淮海战役期间,山东解放区每天平均运出原粮三百万斤,在各解放区支援前线的四亿五千万斤粮食中,山东就占二亿三千万斤。准海战役后期,敌人在我军重重围困中,因断粮而互相殴斗、火并,甚至掘地挖坟,以棺木死尸为柴,烤烧战马充饥。我军阵地上.却是粮足饭香,兵强马壮。待战役结束时,前方尚存余粮四千多万斤。

山东人民不仅无私地献出大量的粮食,而且及时克服种种田难,将粮、弹、草料源源送往前线,表现了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在运送中,有的民工遇到雨雪.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蓑衣、狗皮,甚至脱下棉衣盖在粮弹上。遇到山高坡陡、道路泥泞,不便推车,就卸下粮弹,改用肩扛。遇到敌机轰炸扫射,自己的同伴不幸牺牲了,就把他们车上的粮弹装到自己车上,继续前进。有的民工在自己带的粮食吃完的情况下,却宁肯饿着肚子,也不动用车上一粒军粮。淮海战役的第三阶段,我军在河南永城东北陈官庄地区围歼杜聿明集团时,北风刺骨,地冻天寒。鲁中一分区为给前线送粮,从泰安经兖州、济宁、韩庄、徐州、肖县,到随军粮站,最后运到部队炊事单位,共用了小车、火车、木船、汽车、小挑等五种运输工具,经过七道手续,征途千里,辗转换载,保证了前线的粮食供应。胶东有位农民,为给前线送粮,涉冰河、顶风雪,日夜奔波,鞋子磨烂了,就光着脚推车子。他带了—根在旧社会讨饭用的小竹棍,每到一地就在上面刻上地名,支前结束时,上面刻满了山东、江苏、安徽三个省八十八个城镇和乡村的名宇。这不是普通的里程记录,而是千百万英雄民工所走过的艰苦光荣的战斗历程的缩影,是山东人民英勇支前的有力见证。

大兵团作战,部队总会有伤亡,能否把伤员及时抢救下来,直接影响着部队的士气。在炮火纷飞的战斗中,在敌我厮杀的阵地上,担架队员们拚着生命抢救伤员,在敌人火力底下,有时不能抬也不能背,就趴在地上,再把伤员背到自己身上,驮着往前爬行。为了减少伤员的痛苦,天冷时,许多民工把自己的被子、狗皮给伤员垫在身下,把棉衣盖在伤员身上,天热时,在担架上搭棚给伤员遮荫凉。不少民工用嘴给伤员吸痰,用自己的吃饭小瓢给伤员接屎接尿,遇到敌机轰炸扫射,就争相掩护伤员,宁愿自己牺牲,也不使伤员再次负伤。原藏马县(现苍山县)子弟兵团,冒着炮火抢救伤员,冲破敌人数道封锁线,一次行军千余里,把伤员安全送到后方,荣获“陈毅子弟兵团”的称号。渤海一分区某担架团,在淮海战役中,得了六十多面奖旗,荣获“模范担架团’的称号。该团有位特等功臣,将自己棉袍中的棉花撕下来给伤员擦污物、血迹,一件长袍竟撕去了半截。华东野战军的指战员们都深深感谢山东人民。他们说:有这样的担架队随军救护,打起仗来心里踏实,负了伤准能被抢救下来。从而更加鼓舞起战斗的勇气和信心。

山东解放区的广大妇女和儿童,在男青壮年大部出工支前的情况下,积极参加生产,为前线多作贡献。她们日夜赶做军鞋,家家碾米磨面,在柴草缺乏的时候.她们甚至拆掉自己的草房当柴,烙出煎饼支援前线。伤员从村里转运时,她们精心服侍,洗衣烧水送鸡蛋;部队行军从村里通过时,她们在路两旁摆设茶水站,满怀深情将一碗碗大枣水、绿豆汤送到每个战士的面前;部队道路不熟时,她们就主动当向导,带路走在前;部队住下时,她们又带上针线,挨班慰问,补补连连。使指战员们亲身体会到,解放区处处有亲人,村村都温暖。

山东人民还在我军前进时,修桥补路,使部队行军作战畅通无阻。有的农民将自己的大车推到河水中,给部队架桥,有的甚至拆了自己的房子,用木料作桥梁。淮海战役前,敌人将徐州北边茅村铁桥炸毁,妄图阻止我军前进,要修复需半月时间。我军为能迅速前进,围歼敌人,必须尽快将桥修好。陈毅同志为此亲自给鲁中南区党委打电话,要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三天之内将桥修通。鲁中南区党委派专人负责,发动群众,结果只用两天半就把桥修通了。当我们在指挥所里接到这个报告时,都被山东人民这种英勇顽强,战胜困难,坚决完成任务的精神所感动。

每当回忆山东人民对解放战争的全力支援,我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华东战场,听到了那隆隆的炮声和千万辆支前小车发出的有节奏的鸣响,也仿佛看到了英雄的山东民兵和浩浩荡荡的支前民工,随军转战,奋勇支前的情景。我不由地想起了陈毅同志在《记准海前线见闻》中的诗句:

几十万,民工走不通,

骏马高车送粮食,

随军旋转逐西东,

前线争立功。

担架队,几夜不曾睡,

稳步轻行问伤病:

同志带花最高贵,

疼痛可减退?

…………

这就是对当时民工支前的真实写照。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山东人民又“推起小车下江南”,同其他解放区的人民一起,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南京、上海,一直随军打到浙江、福建等地。山东人民支援解放战争的英雄业绩,将永垂史册,永放光辉。

早在一九三四年一月,毛泽东同志就曾经说过:“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四十八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回忆山东人民对解放战争巨大支援的时候,重温毛泽东同志的这段话,仍然感到十分亲切,完全正确。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引起了作战方法的变革,未来的反侵略战争必将极大地不同于过去的革命战争。但是,人民战争的根本性质,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要赢得得战争的胜利,仍然必须坚持人民战争的思想,真正的铜墙铁壁,仍然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人民群众,这是肯定无疑的。

(选自《忆沂蒙》)

关闭

中共临沂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市政府网站群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39-8727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