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工作动态 | 党史宣传 | 党史人物 | 沂蒙组织史 | 沂蒙精神 | 红色资源 | 沂蒙印记 | 党史文库 | 沂蒙党史馆 |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沂蒙印记>>正文

学习战斗在抗大一分校

2015年09月06日 08:51 

作者:李志    来源:大众日报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回顾过去,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就是对我母校——抗大一分校的思念。

我于1944年2月调抗大一分校青年队学习。在抗大学习的最大收获就是,我由一个只知道坚决抗日的青年,升华成一个要为实现民族独立和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战士。

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决定,1936年6月在延安创建了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1937年1月改称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对抗大的建立和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毛主席亲自兼任抗大教育委员会主席,亲自为抗大制订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教育方针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训,亲自到抗大为学员讲课。毛主席强调,我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没有大量的德才兼备的领导干部是不能完成其历史使命的。有计划地培养大批新干部,是党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为了满足抗日战争的需要,抗大办学的规模迅速扩大,从延安发展到敌后的各抗日根据地。

抗大一分校创建

抗大一分校于1938年12月创建于陕西省延长县。中央军委命令:任命何长工为校长、周纯全为副校长。总校命令:韦国清为训练部长、黄欧东为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代表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党中央、中央军委其他领导人,对第一分校到敌后办学表示祝贺,并预祝在敌后办学取得伟大成功。

12月25日,在延长县召开了第一分校成立暨东迁敌后办学的动员大会。1939年1月30日,抗大一分校从延长县出发,由延水关渡口东渡黄河,穿越敌人封锁线同蒲铁路,翻越绵山,胜利到达晋东南屯留县故县镇,在山西办学一年。这期间,八路军总部领导人朱德、彭德怀、左权、傅钟、陆定一,北方局领导人杨尚昆、朱瑞等都到一分校作过报告或讲课。朱总司令亲自讲授军事课,从四月到六月,每个星期六按时到校讲授《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苏军步兵战斗条例》等。总司令在讲课中,多次讲到抗大的作用,讲到培养干部的深远战略意义。他说:“我们坚持全面抗战,要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新中国,就要办好抗大。抗大是宣传机、训练机、播种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经过抗大的熏陶冶炼,就会成为坚强的抗日干部,把这些干部送到敌后,就能宣传、组织、武装起千百万群众,就能开辟、建设、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就能坚持持久战,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建设新中国。你们学校就肩负这样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总司令的讲话,激励鼓舞着我们抗大师生为迎接民族的解放,更加刻苦学习努力工作。

抗大一分校对山东抗战贡献重大

为了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就地培养军政干部,巩固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1939年11月上旬,中央军委发布了关于抗大一分校东迁山东抗日根据地办学的命令。任命周纯全为校长,韦国清为副校长兼训练部长。抗大一分校在周纯全校长的带领下,于1940年1月5日,东迁山东沂蒙山区的沂南县孙祖乡一带。

抗大一分校在山东办学阶段,是抗大一分校办校规模发展最大、培养干部最多、对巩固发展抗日根据地贡献最大的一个阶段。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政委员会,根据山东抗战形势发展的需要,报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批准,对学校领导和组织机构作了重大调整,扩大了抗大一分校的办学机构,除一分校本部扩大培养干部的规模外,又下设三个支校。一支校驻鲁南地区,二支校驻鲁西地区,三支校驻胶东地区。学校除了常设的军事队,政治队,上干队训练在编的团、营、连、排级干部外,以后又组建了文化队,挑选部队中的优秀青年战士,培养掌握新技能的军事人才。

为了培训更多的地方干部,中共山东分局1940年12月决定,由一分校承担培训县、区、乡三级政权干部的任务,为此,一分校组建了“建国大队”。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地方干部培训的力度,根据山东分局的指示,一分校于1942年抽调一部分干部和教员,组建了专门培训地方干部的山东省建国学校。

受山东分局的委托,一分校后来又继续举办过“宣教队”,两期城市青年队等。宣教队的学员来自鲁北、胶东、鲁南、鲁中等地。宣教队由校文工团主任袁成隆兼任政治指导员,队长由文工团杨霖担任,和文工团一起活动,学习戏剧、音乐、美术等课目。城市青年队从1943年8月至1944年8月连续举办两期,主要是提高城市地下工作干部的政治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

一分校办学七年,坚定执行了毛主席为抗大制定的教育方针,从抗日战争实际需要出发,紧紧抓住“学校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要义,以马列主义、爱国主义、党的理论、军事知识教育学员,学员以抗日战场上的表现和建设抗日根据地的成就,作为检验学习成绩的答卷。实践证明,一分校对山东抗日军队建设和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一是为部队和地方政府培训、输送德才兼备的优秀干部2.4万余名。其中有一部分学员已成为国家领导人、将军、省部级领导干部。二是直接参加对日作战达数百次。一分校的干部、教师、学员为此付出了重大的牺牲。特别是1941年大青山突围战斗中,为掩护山东三大领导机关突围,200多名抗大干部、学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可以说抗大校友都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三是在建设抗日根据地政权方面,取得很大成绩。抗大走到哪里,就把建设政权的工作做到哪里,为此还专门设立了民运工作团。四是对抗日根据地的教育、文化事业的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分校文工团、宣传队转战山东敌后,走到哪里就把宣传抗日和文艺演出带到哪里。山东的许多干校,学校,都以抗大为自己办学的楷模,有的还以抗大校歌作为自己的校歌。

在学习中战斗 在战斗中学习

一分校进入山东敌后,遇到的困难很多,除了生活艰苦,训练器材和教具不足以外,最大的困难是“战斗不断”的战争环境对办学不利,要时时警惕、应对日军发动的大大小小的扫荡,以及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制造的磨擦。在3月初举行的山东第一期开学典礼上,徐向前司令员指出,“山东抗日根据地开创不久,斗争相当尖锐复杂,战斗将是频繁的,环境也是很艰苦的,你们全校师生,一定要学会在战斗中学习,在学习中战斗,才能适应实际斗争的环境”。

 “在战斗中学习,在学习中战斗”是实实在在的斗争实际。学校各大队在组织教学时,要一面警戒敌人,一面进行教育,经常是拂晓起床,打好背包行装,吃完早饭,把学员拉到村外,如无敌情,就在场院或树林里上课操练,如有敌情,则区别情况,灵活处置,或派部队警戒敌伪的袭扰,掩护各队照常上课,或设法转移。学校以教学为主,武器很少,学员又多是排连级以上战斗骨干,无特殊任务,一般不主动作战。但是周围都处在敌伪势力的包围下,学校警卫力量又很少,因此必须把全体人员组织起来,保卫学习,自卫性的小型战斗时有发生。同时,学校还要参加军区统一指挥的反扫荡、反封锁、反蚕食,以及开辟、巩固根据地的斗争。

1940年3月,学校参加了徐向前司令员指挥的孙祖战斗。当时,沂水、莒县、铜井、朱位日军300余人,伪军100余人,进犯沂蒙根据地,沿途横冲直撞,到处抡劫,气焰十分嚣张。敌抵达孙祖附近,遭山东纵队第二支队的痛击,学校奉命配合作战,当即派出第三大队会同主力在侧翼截击敌人,敌为逃脱被歼命运,多次发起攻击。企图突围逃窜,均被击退。这次作战毙死伤日军指挥官炮兵队长以下190余人。战斗胜利的消息,传遍沂蒙山区。

1940年6月中旬,为巩固扩大根据地,学校奉命进行铜井战役。铜井之敌是日军精锐,武器好、弹药足、工事坚固,不利于攻坚作战,因而只能智取。在周纯全校长的主持下,经过发扬军事民主,精心拟制作战方案,以第三大队部分兵力佯攻沂水以西之敌,阻其增援,以第三、第四大队主力攻击铜井,同时以少数兵力袭击周围其他据点,迷惑敌人。战斗发起后,第三、第四大队机智地进入铜井,悄悄进入敌院,没费太多周折,缴获“九二”式重机抡一挺。对全校同志鼓舞很大。

在战斗中学习,在学习中战斗。学校从这一特点出发,既重视参加战斗,又重视战后总结作战的经验教训,从现实典型的战例,充实教学内容。从1940年1月进入山东到1941年12月,学校参加的主要战斗有防御型的垛庄战斗、河阳战斗,遭遇型的摩天岭战斗,进攻型的铜井战斗,攻坚型的侍郎宅战斗,袭扰型的猪尾巴沟战斗等等,学校把学员参加过的各种类型的战斗,从感性认识提高到理性认识加以总结,大家倍感亲切,印象深刻,收到了教战一致、举一反三的教学效果。

壮烈的大青山突围战

1941年冬,日军集中了5万多兵力,采取“分进合击”“铁壁合围”“梳篦清剿”“三光政策”等战术,对山东抗日根据地领导机关和中心区军民进行疯狂大“扫荡”。日军所到之处,到处都是被烧塌的房屋和被敌人残害的人民群众的尸体。抗大一分校校友含着满腔仇恨在东西蒙山一带坚持内线作战,配合外线主力部队打击敌人。

11月30日拂晓,情况发生突然变化,学校驻地的东北、西北、东部方向枪声大作,敌人形成大规模合围大青山地区的态势。学校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在学校迂回运动中,发现山东分局、省战工会、一一五师机关,以及大众日报社、医院等数千人向大青山迎面而来,形势异常危急。校长周纯全、政委李培南等学校领导分析了敌情,认为西面敌军战斗力较弱,易于对付,在当前附近只有抗大一分校还有一定战斗力的情况下,要主动承担带领三大领导机关等突出重围重担,当即决定大队人马向西蒙山突围。

校长周纯全担负起统一指挥的重任。他命令第五大队(军事大队,学员都是部队的连排干部,大多数都是共产党员)要不惜一切代价,派出得力中队掩护领导机关突围。命令训练部副部长阎捷三率警卫连和校部人员,打开突破口,带领全体人员向西突围。

第五大队长陈华堂、政委李振邦,派出战斗力最强的第二、第三中队,“要他们在所有敌人进攻的方向坚守阵地,一直战斗到领导机关人员等冲出合围圈”。

阎捷三接受了冲出重围的重任后,立即发出:“警卫连跟我突围”的命令,带领警卫连向西山敌人冲去。硬是在敌人阵地上撕开一个口子,并且把住这个口子,几千人马,构成了排山倒海的人流,滚滚西去。当大队人马冲到谷地沙滩上时,被二号高地上的敌人发现,转移火力集中向突围队伍猛烈射击,密集的突围队伍中,许多战友纷纷倒在血泊中。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一阵急促而集中的手榴弹炸声从二号高地传来,原来是五大队的学员们对敌人发起了一次主动的冲锋。他们是在弹尽粮绝、伤亡很大的处境下,用自己最宝贵的鲜血和生命来吸引住敌人的火力,掩护战友突围。

掩护突围的二中队队长邱则民、政治指导员程克,各带一个区队与敌展开搏杀。邱则民带领的这个区队,坚守在658高地,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机枪手牺牲了,身负重伤的邱则民抱起机枪猛扫敌群,子弹打完后,用手榴弹、石块同敌人拼杀。最后陷入日军重围,他誓死不当俘虏,砸坏机枪,毅然跳下山崖,壮烈牺牲。这个区队的学员大部牺牲。程克和他率领的区队,打退日寇一浪高过一浪的进攻,以惊人的毅力,一直坚守到我抗日军民全部突围。他们与敌激战竞日,粒米滴水未进,他们边打边撤至李行沟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的小村庄,最后被敌人包围,只剩下18人,弹尽后就用枪托、石块反击敌人。敌人蜂拥而上,威逼他们投降。程克愤然怒吼:“中国人民是杀不完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大家也跟着呼喊。程克一跃而起,抱着最接近他的一个鬼子兵,狠狠地一口咬掉了其半只耳朵。学员们都奋起与吓怵了的敌人拼搏。最后18名勇士全部倒在日军血腥的屠刀下,壮烈牺牲。

在这次战斗中,小号手齐德,把指挥员的命令化为嘹亮的号音,传送给每位指战员。日寇于是集中火力猛烈袭击发出号音的地方。齐德巧妙地变换着位置和姿势吹号,但他拿号的手、胳膊以及头部还是相继负伤。最后与敌短兵相接,肠子都从伤口流出来,他把肠子塞进肚子里继续与敌搏斗。用手捂住肠子,忍着剧痛,用尽全力继续吹响那震破敌胆的冲锋号,终因伤势过重而壮烈牺牲。这位经历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钢铁战士,用他19岁的年轻生命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民族英雄。还有许多牺牲的战友,战争结束后统计人数,只记得他的音容笑貌,却记不起他的名字,有的记起了名字但却不知道他的出生地。

大青山突围是成功的,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一分校第五大队牺牲了200多位学员。

战斗结束以后,在向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副书记、山东战工会主任黎玉汇报战况后,两位书记都肯定了大青山突围胜利的历史性意义。黎玉沉重地说:“大青山突围是山东战史上空前壮烈的一次战斗。”他对周校长的果断决心、正确指挥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表达了对学校200多位烈士,英勇战斗壮烈牺牲的敬仰与怀念。

建设抗日根据地政权

为了创建一个有利于办学的环境,抗大一分校在晋东南时就建立了民运工作机构。各学员队的工作组积极开展驻地的群众工作,动员青年参军,组织游击小组,开展游击战争,坚定群众抗战信心。

1940年1月5日一分校到达沂蒙的孙祖一带时,八路军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政委朱瑞在接见一分校师生时指出,山东是新开辟的抗日根据地,敌我斗争形势非常严峻,我们一块块的根据地周围都是日伪顽的势力。要求学校在教学之外,承担起巩固发展抗日根据地的任务。

为此,学校又成立了民运工作团。

民工团的主要任务,一是宣传发动群众,帮助地方建立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儿童团、自卫团等群众抗日团体;二是帮助地方建立区、乡、村各级抗日民主政权;三是组建、扩大抗日武装,将参军的战士输送到抗大独立团。以后又承担了举办基层干部训练班,培养基层干部,发展新党员等工作。民工团走到哪里,就把哪里的抗日群众团体、区乡村政权、抗日武装队伍建起来,把抗日根据地的减租减息、支援前线、动员参军、攻打敌伪据点、反对道会门等活动搞得轰轰烈烈,发展巩固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刘家店子是沂水县十区最大的封建堡垒,周围的河阳、东河、左泉等村庄的土地几乎都是该村地主所有。有个地主扬言:“出门三五里,走不着别人家的地。我轻轻跺跺脚,整个店子就得颤一颤!”因此攻克这个封建堡垒,就成了打开十区局面的关键。民工团派一队队长张建华带领部分队员进驻刘家店子,从召开士绅座谈会开始,广泛宣传“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的道理,宣讲我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派林克、张霖等团员与士绅子女谈心交朋友。民工团用敌人扫荡中烧杀抢掠的罪行,广泛开展教育活动。地主之间开始分化,多数人认识到共产党、八路军是团结人民,真正抗日的队伍。第一位公开站到抗日队伍中来的是刘佛然先生,他不但主动捐钱出粮,还将护院的枪支拿出来拉起了一支小队伍,参加了山东抗敌军(该军属山东抗敌协会李澄之、梁竹航领导,是一支抗日武装)。在刘佛然的带动下,刘家店子的地主营垒里,一些人逐渐转变了态度,拥护我党政策,走上了抗日道路,刘氏家族中的刘钊、刘坚等年轻人,纷纷冲出家门,跟随民工团活动,投入到抗战浪潮中来了。有的参加到抗大一分校学习,毕业后或参军或到抗日民主政府工作。攻克刘家店子,对全区震动很大,沂南根据地的建设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沂水地区是敌伪顽十分猖獗的地区,著名敌顽头目王洪九就盘据在临沂北乡汤头镇。他依仗日伪势力与我顽抗。群众害怕遭顽匪暗害,不敢露面,民工团开展工作极为困难。在访贫问苦中发现葛沟乡党组织遭敌破坏后,仍有党员潜伏在地下。民工团找到党员马兴楷等研究,决定从组织武装做起,有了武装,就能解除群众的顾虑。经过5天的秘密串连,就在葛沟、榆林一带动员组织了50多人参军,拉起一支基干队伍,民工团派朱永山任营长。有了武装,群众迅速发动起来,各村纷纷成立起自卫队,站岗放哨、盘查行人,有的村还组织了有步枪、土枪、土炮、手榴弹的基干民兵。民工团在葛沟建立了秘密的党支部,发动各村群众改造旧政权,撤掉代表地主富农利益的村长,通过选举产生了抗日民主的乡政权。葛沟乡政府成立时,召开了3000余人的庆祝大会,群众敲锣打鼓欢庆胜利。民兵、自卫队围绕会场巡逻放哨,警戒哨一直放到汤头附近。乡长和民工团领导大会讲话,开明士绅到会祝贺。会后又演出了各村准备的京剧、锁呐齐奏、杂耍、秧歌等文艺节目,群众情绪高昂。

葛沟乡政府的成立,声势大,影响也极大。匪徒们龟缩在据点里不敢轻举妄动。抗日的政权相继快速诞生。随后,土山乡抗日政权诞生,抗日积极分子高士勇选为乡长。不久,在村、乡民主政权建立的基础上,召开全区人民代表大会,建立了区抗日民主政府。经过与顽匪王洪九的较量,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发展。

抗大民工团在新区开展工作时,也不断受到敌伪顽暗杀和武装袭击。1940年农历9月18日,二队副队长程建等二位同志在松林村组建乡村政权时,遭到投降派的武装袭击光荣牺牲。

大力开展文化宣传教育工作

学校在敌后血与火的斗争中,文化宣传教育工作是鼓舞士气、密切军民关系、提高学员和群众政治思想觉悟的一种很好的形式,在这方面,政治教员、文化教员、宣传队、文工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分校文工团的主要任务,一是开展校内及驻地群众的文化宣传工作;二是配合部队开辟建立抗日根据地,为战争服务、为部队服务、为抗日根据地的工农群众服务。他们一面创作一面演出,先后创作出数十个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彩节目。他们经常演出的节目有:宣传我党“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小歌剧《亲家母顶嘴》等;有动员组织群众参战作用的小型话剧《傻子打游击》《锄奸曲》《打倒共同敌人》,独幕剧《一心堂》《沉冤》,多幕话剧《流寇队长》,现代京剧《治恐日病》等;有声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迫害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罪行的活报剧《挽歌》《我们没有抗命》;还有,《挽歌》是针对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平江惨案”,《我们没有抗命》是针对1941年1月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皖南事变”;有颂扬战斗英雄的歌曲《我们的连长何万祥》,有庆祝垛庄大捷的《垛庄战斗组歌》,有歌颂党的歌曲《跟着共产党走》,有赞美生产丰收的戏剧《抗属真光荣》《地瓜大呀么大地瓜》;小歌舞剧《爱护根据地》、小演唱《反对下关东》《拥军模范彭大娘》、独幕剧《锁着的箱子》《喜酒》等也都极受学员、群众的欢迎。

从抗战至今,一直唱红全国的《跟着共产党走》《沂蒙山小调》,就是一分校沙洪、王久呜、阮若珊、李林创作的。《跟着共产党走》这首歌,把党比作海洋里的灯塔和掌握航行方向的舵手,我们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人类一定解放。这首歌表达了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和信赖,反映了人民群众跟着党走的决心和信心。《沂蒙山小调》原名为《反对黄沙会》,黄沙会是一反动会道门,黄沙会被消灭以后,就把反对黄会的内容去掉了,只保留了歌颂沂蒙山区秀丽风光和在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幸福生活的部分。这首歌还被联合国亚太地区教科文组织评为优秀民歌。

学员队、文工团每到一个村庄,立刻就沸腾起来,有教群众唱抗日歌曲的,有提着石灰桶在墙上写抗日标语、画墙头画、写墙头诗的。逢学员集合就唱歌,逢大队集合就拉歌,军民集合时被此拉歌的气势更加高涨,“大队来一个”“民兵队来一个”,这队唱完《抗大校歌》,那队接着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八路军进行曲》《跟着共产党走》《沂蒙山小调》《我们的连长何万祥》《黄河大合唱》等等,一浪高过一浪,军民紧密无间。

根据山东分局指示,1942年文工团脱下军装到临沐县配合地方做“减组减息”群众工作,八个月与群众同甘共苦息息相通,和群众结下了深厚情谊,组织了农救会、妇救会、游击小组、儿童团,斗倒了恶霸地主,和大娘、大爷、大嫂、小伙子一起流过泪,也共享完成“双减”的喜悦。

文工团还根据上级决定,配合一分校五大队到滨海区根据地接近敌伪地区的大哨和小哨村搞扩军工作。这个村子与周围3个敌据点都只隔八九里地,敌人常来骚扰,群众深受其害,渴望解放。群众听说,八路军来演戏,都从四面八方赶来,台前台左右都挤满了人。文工团经过急行军80多里,黄昏时赶到目的地,一面演出动员参军的小戏剧,一面派出部分团员随部队到敌人碉堡跟前喊话。这次飞行演出,像惊雷在敌人心脏里开了花,扩大了我军的影响,也配合部队完成了扩军任务。

在敌后的一分校文工团,生活是非常艰苦的,特别是遇到敌人扫荡,甚至连以糠为主烙的煎饼也吃不上;食盐极缺的时候,分到由个人食用的一点食盐也不舍得吃,纷纷送给更急需恢复健康的伤病员用。1941年冬日军开始大扫荡的时候,文工团的冬衣还没发全,穿着单裤子在山上坚持了一个冬天。这次反扫荡中,战坚同志受伤,“小诗人”石峰、饲养员甘喜风英勇牺牲,刘俊被杀害。

毛主席说:“抗大为什么全国闻名,全世界闻名,就是因为它比较其他的军事学院最革命最进步,最能为民族解放为社会解放而奋斗争。”我们今天回顾抗大,就是要弘扬抗大革命精神,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关闭

中共临沂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市政府网站群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39-8727389